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戴桂琴性奴 2
戴桂琴性奴 2
 戴桂琴老公经常出差在外面跑业务,戴桂琴明白她今后很难摆脱这条色狼的纠缠和污辱了。被蹂躏过的戴桂琴呆呆的坐起来,木木的穿上内裤,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的回家了。

  从此戴桂琴就经常到王家去,有时戴桂琴老公出差不在家,老王就会让戴桂琴晚上去他家陪夜。老王有时甚至会到戴桂琴家来。

  另一个常常玩弄戴桂琴的男人是文主任。文主任跟戴桂琴老公一个单位,四拾多岁却一直没有家室,也没人肯嫁给他。文主任跟老王很熟,经常在一起喝酒。

  开始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文主任和老王都喝高了,互相吹嘘玩过的女人,说着说着就说到戴桂琴,老王说“ 你们单位林孟雄的老婆我常常上的。我叫她来她不敢不来。这个贱屄,每次我都叫她给我吹喇叭,她那张嘴可真有两下呢…” 在这之前,老光棍文主任似乎没纠缠过戴桂琴,也许是对同一单位的戴桂琴老公有所顾忌,而且他不知道戴桂琴被戴桂琴老公以外的男人上过。老王的这一番话燃起了文主任心里的欲火,喝完酒回到他的屋子里坐立不安,径直就往戴桂琴家走来。

  那天家里只有戴桂琴一个人。戴桂琴正在房间里面午睡。她午睡的时候只是虚掩着房门。这样的好机会文主任当然不会错过。他推门进来后,就回身把大门关上。文主任看到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在竹榻上睡得正香,露出雪白粉嫩的肩膀和大腿,透过衣服可以看见两颗黑黑的大奶头。

  文主任凑到竹榻边,轻轻掀开她的睡裙,看见白色的内裤下面一个隆起的小丘,他拉开内裤,看到她秘处一从黑黑的阴毛,就再也忍不住了,脱掉裤衩就扑到她身上,抬起她的下体把内裤褪下。

  她从睡梦中醒来坐起,发现自己睡裙被掀到胸口,内裤已经被扒到膝盖,一时惊得要叫起来。

  文主任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 别叫,别叫,叫起来大家不好看。”

  她认出是文主任,又羞又恼的挣扎着想推开他,说“ 老文,你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出去。不怕我告诉老林吗?”

  文主任借着酒意,淫笑着说“ 你少给我装正经。你给王忠和那样的人吹喇叭,还当我不知道吗?只能瞒着老林啦。”

  她闻言就满面通红的呆在当场。文主任趁势抚摸着她雪白的大腿,接着就把她睡裙的吊带往下撸。她刚迟疑了一下,睡裙就被文主任撸到腹部,她不由得用手去遮胸前露出的一对乳房。文主任趁机抬起她的小腿,把她褪到膝盖的内裤扯下,然后不费力就分开她的双腿。

  文主任抱住她的腰,勃起的阳具在她阴部摩擦着,坚硬的龟头顶着她的阴唇。

  她半闭着眼睛不吭气,文主任的阳具慢慢的插了进去,她轻轻哼了一声。文主任的阴囊很快就和她的阴唇接吻了。房间里只听到她的竹榻有节奏的“ 咯吱咯吱” 响。

  文主任平时很少有机会跟女人亲近,平时看着女人走路的样子独自打飞机,一下看到平时熟悉的她衣服下的丰乳肥屄,又能够香玉满怀尽情享用,不由得忘情的拥着赤裸的她没命的拱。她的阴道在文主任插入时就已经润湿了,她一边咒骂着自己的堕落,一边不知不觉开始迎合文主任的抽插,这时候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就开始喷出来充满了她的子宫。

  文主任满足的伏在她赤裸的双乳之间直喘气。

  文主任黑瘦的身体和她雪白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文主任自从那次贱污她得手后就常常纠缠她,在四周没人的时候遇到她,捏捏她的屁股是家常便饭。

  她从来不敢声张,而且可能觉得身子都被他玩过了,再反抗也没什么意义,更让文主任肆无忌惮起来。她单独在家的时候,文主任就经常逮住机会贱污她。

  这天下午文主任又来到她家,二话不说扒光她的衣服干了起来。半个小时下来,文主任仍趴在她身上尽情享用着她的肥屄,只见她被干得脸色潮红,双目紧闭,凸出的褐色的乳晕涨成深红色,长长的奶头更是高高勃起。她受不了了,开始求饶了,她颤声说“ 老文…求…求你…快…快射吧…我不行了…要…要给你干死了。”

  文主任一面继续不停的抽插一面说“ 你这个…臭婊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今天…操死…你…这个…臭…婊子”

  她说“ 这礼拜…你…都…来了…三次了…还…不够…哪天…老林…突然…下班…回来…怎么办”

  文主任说“ 你这…臭婊子…也…害怕…被…发现…哼哼…” 文主任停了一下,深吸了几口气,又继续开始抽插。过了一会儿,文主任停止抽送,慢慢抽出沾满她黏液的阴茎。

  他歇了口气换了个体位又继续干起来。他得意的分开戴桂琴的双腿,欣赏戴桂琴正在被他贱淫的肥屄。戴桂琴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

  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戴桂琴坐起来,胸前一对大奶诱人的晃动着,发黑的奶头涨得象熟透的樱桃。

  文主任嘻嘻笑着玩戴桂琴的乳房,奶头一个被含在他嘴里吮吸,一个被捏在手指间肆意逗弄。

  戴桂琴似乎在低声哀求着文主任不要继续,她已经没劲了。但是这更激起他的性欲。

  文主任抬起戴桂琴白胖的大腿向两边压,戴桂琴无力的向后倒在床上,任他摆布。贱淫又开始了。文主任把粗大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的深深插入她的阴道,挤出的黏液流到竹榻上,又滴到地上。文主任又抽送了一百多下,然后一阵几乎让竹榻散架的冲刺过后,他狠狠的顶着她的下体,阳具全根尽没在她的下身里,阴囊里的睾丸被一下下上提,把大量精液灌注在她的子宫里。

  射精持续了半分钟,文主任才意犹未尽的从她阴道里退出已经疲软的阴茎,阴茎顶部还残留着乳白色的精液。他随后一边把阴茎伸进她的嘴里命令她舔,一边玩弄着她的两只乳房。

  她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在她的嘴里缓进劲的文主任又干了一个多小时才乐颠颠的离开。

  这这后不久,一次,戴桂琴甚至被文主任带去他们牌友聚会的地方,供他那帮狐朋狗友玩弄和轮贱了!

  事情的起因是文主任打麻将欠了他的四个牌友不少钱,前前后后一共有几千块,最多的一个人欠了两千多,最少的也有八百多。春节前夕大家逼着他还钱。

  文主任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文主任自从占有戴桂琴以后就经常跟牌友们吹牛说戴桂琴脱光衣服有多么性感,尤其是她两腿间的屄肉又肥又嫩,能让男人欲仙欲死。戴桂琴身上的皮肤很白嫩,没有什么皱纹,胸前一对松软丰满的碗形乳房在颤动,象一切生育过的成熟妇女的一样,虽然有一些松,但是奶头还是向上翘。戴桂琴的乳晕挺大,圆圆的,直径有五厘米,呈深褐色,乳晕中央是硕大凸出的球形奶头,奶头中间有一个明显的奶孔。戴桂琴的屁股同乳房一样柔软富有弹性,却比乳房更加硕大细腻,映衬着戴桂琴娇嫩的肥穴,在性交时能令男人如醉如痴。

  牌友中有个叫方五的,也是个五拾多岁的老光棍,当时出了个馊点子说让文主任拿戴桂琴来抵债。

  牌友四人中有的已经有家有室,但居然一致赞同,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尝鲜的机会。文主任很爽快的答应了,反正戴桂琴又不是他的老婆。

  这天,文主任就和牌友们密谋好让他们享用戴桂琴的肉体来抵债,他跟戴桂琴说的是附近有一套朋友的房子现在空着没人住,不如去那里。戴桂琴不知有诈,轻易上钩了。文主任的牌友们隐蔽在楼下,等进了那套房子,文主任先剥光戴桂琴衣服跟她发生了关系。

  完事后文主任重新打开灯,埋伏在楼下的几个男人得到信号冲上楼来。一丝不挂的戴桂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面前就多了四个赤条条的男人。

  文主任自己拿起戴桂琴的衣服就溜出房间把门关上,任凭戴桂琴无助的面对四个阳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男人。

  戴桂琴当时就懵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阵势,而且她刚被文主任淫辱过的身子全身酥软,对于面前四个大男人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听任他们摆布。

  刚开始文主任在客厅里看电视,后来房间里男女交欢的响动慢慢大起来,文主任开始坐不住了,也开门走进房间。

  戴桂琴正被光棍方五压在身下,方五粗短的阳具每抽送几下就要滑出戴桂琴的阴道口。阳具滑出的时候戴桂琴的屁股就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抬起。他们是按文主任欠的钱多少排顺序的,文主任欠光棍方五的钱最多,所以他先干。

  方五平时根本没机会碰女人,抓住机会把压抑多时的欲望发泄在戴桂琴白嫩丰满的女性肉体上。方五干完以后其他几个男人一个接一个的扑上来。

  戴桂琴的生殖器第一次在如此短时间里轮番插入这么多根长短粗细不一的阳具,很不适应,很快就红肿起来,粉嫩的屄肉往外翻,痛得戴桂琴直叫唤。

  男人们毫不怜惜的继续抽插。一轮过后他们把戴桂琴翻过身来,跪在床上,先把阳具插进戴桂琴嘴里强迫她舔吸,然后一边从她翘起的屁股后插入阴道,一面抱住她的腰玩弄她晃动的乳房。戴桂琴前后总是被两个人同时插入。

  文主任先是看着,后来也忍不住脱裤子加入战团。第二轮过后,男人们都有些疲乏,戴桂琴也瘫倒在床上,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的戴桂琴丢在卧室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

  方五说:“ 大家打麻将就是为了个乐子,与其算钱上的输赢不如拿女人作赌注。”

  其他人就笑他了,“ 你小子好,你的女人呢?”

  方五把他的主意说了:五个人中的四个打麻将,一个在一边休息。谁和牌戴桂琴就要跨坐在谁腿上,让他的肉棒随便插入阴道,这段时间里戴桂琴就是他的,随他怎么玩,直到另一个人和牌为止,但是如果他射精就马上换上在旁边休息的人。

  这个主意一出来,大家都说好,既能一起干女人,又能收放自如,玩得尽性。大家都赞同,文主任自然也不反对,于是赤裸的戴桂琴就被从卧室的床上拉起来,作为“ 战利品” 在麻将桌上流通,直到天亮。

  从那以后,文主任和他的牌友们就轮流在各自的家里摆开香艳的麻将局,牌桌上自然少不了全裸的戴桂琴。戴桂琴每次都要被他们通宵玩弄。

  后来文主任的牌友们甚至把自己的熟人朋友也带来参加牌局。

  一星期后,一次更大规模的‘ 香艳牌局" 又开始了。那天,戴桂琴老公出差了。

  吃过晚饭,文主任进了戴桂琴家。他开始往方桌上铺毡子,然后把麻将盒找出来。这时候她进来了,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完全赤裸着!她没有束缚的两只大奶头在上下跳动。

  她在沙发上坐下,文主任打开电视,然后就坐在她身边,把手放在她乳房上揉捏,一边看电视一边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她只答不问,不主动开口,任凭他揉乳房。

  过了拾几分钟,外面好象有人敲门,戴桂琴马上从沙发上起来,到房间里去了。文主任出去开门,随后上来三个男的,都是三四拾岁模样,有胖有瘦,是戴桂琴老公他们单位的金科长、徐科长和老郑。又过了一会儿,楼下又有人敲门。

  文主任这次带上来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是刘方诚,一个是老齐。在后来的半小时里又两次来人,前后一共来了四批一共九个人,加上文主任一个是拾个男人。

  他们不知什么时候都纷纷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就穿着裤子甚至内裤。这时候四个男人围着方桌坐下来,文主任已经到戴桂琴房间去了。

  屋内的拾双眼睛一起盯着门口。戴桂琴出现在门口时,她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无袖圆领衫,里面没戴乳罩,黑黑的奶头隔着薄薄的布料看得很清楚,下身穿着一条长不及膝的粉红超短裙。她白晃晃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也许是看到满满一房间男人的缘故,戴桂琴明显有些慌张,在门口就怔住了,对文主任说“ 今天…这么多人?” 文主任不说话,挎住戴桂琴的腰推着她往里走。

  戴桂琴上衣下雪白浑圆的乳房颤动着,她的子宫内壁一热,宫颈无意识的收缩了一下,阴道瞬时被黏液润湿,长长的黑奶头已经勃起。这样的场景已经出现过多次,对她来说不再陌生。参加牌局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她心里怦怦直跳,知道自己应该感到羞耻,但是身体的兴奋却一次比一次强烈。戴桂琴站在牌桌旁边观战。

  第一副牌已经拿到各人手里,牌桌上的输赢才决定谁先享受面前这个丰满性感的少妇。这时候已经有人和牌了,在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眼光中,胜利者老郑站起身来。老郑是一个五拾多岁的胖子,他脱掉西装短裤和内裤,露出丑陋疲软的阳具:今晚由这个阳具首先享用戴桂琴的服务。和牌者重新坐到桌前,倒霉的点炮者起身让贤,旁边的人很快默契的选出一个坐下,桌上又传来哗哗的洗牌声。

  戴桂琴不声不响的跪在老郑旁边,把头埋到那人两腿中间,含住他的阳具开始为他吹箫。老郑一边盯着牌桌一边惬意的张开双腿,还故意用大腿外侧隔着衣服摩擦戴桂琴的乳房。

  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对戴桂琴说了一句什么,戴桂琴站起身,转过身去,从上往下解开胸前的扣子,然后把上衣脱下扔在大床上。整个牌局暂停下来,所有的男人看着戴桂琴赤裸的背,等着她转过身。戴桂琴迟疑了一下,双手遮住乳房慢慢的转过身,然后在男人们火辣辣的眼光里放下双手,她那一对熟透的黑奶头骄傲的挺立着。

  在老郑的催促下,戴桂琴重新跪下来为他吹箫,他也腾出一只抓牌的手捏弄着戴桂琴诱人的奶头。他抓紧时间充分享受是有道理的,过了不到五分钟,另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和牌了,戴桂琴下面就要转移阵地为他服务了。

  这是一个三拾多岁的秃子,一看就是精力过剩的样子,他脱下裤子,阳具早已经是勃起了,戴桂琴问他要不要吹,他说不用了,坐上来吧。

  戴桂琴就抬起左腿刚想要跨坐在那人腿上,秃子一把搂过戴桂琴,把手伸到她的超短裙下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露出戴桂琴雪白丰满的光屁股。原来戴桂琴裙子里面没穿内裤。

  他右手搂住她的腰,左手伸到她的阴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阴蒂,中指和无名指熟练的插进她的阴道。

  受到突然袭击的戴桂琴不由得惊叫一声,秃子淫笑着跟大家宣布“ 这婊子下面已经湿了”。在男人们的哄笑声中,秃子把戴桂琴的裙子掀到腰以上,露出她赤裸的下身,双手抱住戴桂琴的胯部,黑红的龟头早已对准屄口,把戴桂琴的身体往下一按,同时屁股一挺,就听戴桂琴“ 啊” 得一声就被插入了。

  秃子一边动着屁股享用戴桂琴的骚屄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抓牌。戴桂琴的一只奶头被他含在嘴里吮吸,另一只奶头在他不抓牌的时候被他捏着玩弄。坐在他腿上的戴桂琴一停下来,秃子就催她“ 快动啊,婊子!” 戴桂琴只好一上一下的不停动着她的屁股,让秃子坚硬的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她胸前的两个大肉丘随着上下跳动,随着乳房的胀大乳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奶头透出红色。

  秃子又和牌了,戴桂琴就得留在他两腿中间。趁其他人换人砌牌的间隙,秃子搂着戴桂琴,把她的两条腿托到他身后,让她整个身体悬空,唯一承受重量的地方就是他和戴桂琴的生殖器交接处。

  秃子惬意的拱动着他的屁股,利用戴桂琴的体重形成的惯性,省力的享用本来只有用力抽插才能达到的效果。戴桂琴很快被子宫里受到的猛烈冲击弄得七荤八素,只好抱住秃子象公牛一样粗壮的脖子不失去平衡,身子则完全听任他撞击。

  还好牌砌完了,该轮到秃子这个庄家掷骰子,戴桂琴才有机会喘口气,然而很快秃子又叫她动屁股了。秃子连和了好几次牌,他的肉棒也象他手上的牌一样坚挺。戴桂琴看来已经挺不住了。

  刚开始她不出声,被秃子干了一会儿后她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了,刚开始还是娇声细气的,象弱女子婉转承欢不胜雨露的那种,到后来呻吟就低下去,听得出是成熟妇人被迫与人性交,却不由自主被贱得春情勃发,淫荡里透出无奈,无奈中又不乏淫荡的声音。

  不知道戴桂琴泄了几次,但是她的呻吟进一步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秃子的阳具在戴桂琴下体里肆虐了半个多小时,又一次和牌时才跟其他人说“ 我不行了,你们来” ,说着站起来把戴桂琴架到空中,走几步把她按在戴桂琴的大床上猛烈抽插二拾多下,最后顶到戴桂琴阴道深处把精液射在里面。

  射精过后,他把尚未疲软的肉棒抽出,拍了一下戴桂琴的屁股,自己在床沿坐下。还处在高潮余波中的戴桂琴费力的翻身起来,跪在他两腿中间帮他舔干净。这也是规则中戴桂琴的任务:帮刚射精的人舔干净。

  戴桂琴刚舔干净秃子的肉棒,牌局这边又有人和牌了,她又得开始为胜利者提供服务。牌桌上的人象走马灯一样换。

  戴桂琴时而跪在男人腿间为他吹箫,时而背对牌桌或者面对牌桌跨坐在男人阳具上不停扭动着身体。刚开始人们射精都射在戴桂琴肚子里,后来有一个四拾几岁戴眼镜的高个子男人在她吹箫的时候就射出来,喷得戴桂琴脸上和肩膀上都是,后来就有不少人射在戴桂琴脸上。房间里充满了精液的气息。

  戴桂琴的超短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觉得费事给脱掉了,她也没有重新穿上衣服,只是中间出去拿了块绿毛巾擦了擦糊满精液和黏液的身体。到半夜两点的时候,房间里的牌局和性交还在继续。直到凌晨五点,牌局才结束。

  这以后,戴桂琴老公不在家时,戴桂琴的性生活就由邻居王忠和、同事文主任、他的狐朋狗友以及附近的其他男人们轮流负责。附近不三不四的男人想玩戴桂琴没有玩不到的,最容易的办法就是找文主任打麻将。那段时间里戴桂琴事实上成了周围男人的公妻。戴桂琴成了一个一个有丰满身体、一对大乳房、一口骚屄和两瓣大屁股的女人,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

  (三)

  俗话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戴桂琴老公头上的绿帽子越戴越多,他开始有所察觉。

  事情暴露是由于四十六岁的戴桂琴怀孕了,而戴桂琴老公跟戴桂琴做爱一直用避孕套。戴桂琴老公很容易知道这不是他的孩子。玩弄戴桂琴的那些男人从来只管操屄,不管避孕,而且他们几乎没有人愿意在贱污戴桂琴时用避孕套,理由很简单:不戴套才爽。